坂东春水之馆  这个城砦以前是有名字的,叫做『坂东香取』什么的,城门口的木牌上面挂的有字,说是『黄叶』『村醪』什么的。总之后来也就荒废了,木门上盖了一层灰,乱划着几道痕,多年没见过雨水。
 李义山说:『亦拟村南买烟舍,子孙相约事耕耘。』黄梨洲道:『此愿此生犹未遂,问谁挽汝落尘糠?』经常想向人提起,但是每次都没敢说,因即念诵一遍。
 我没有掉换更多的花样——总觉得不用淡青双钩线,就好象不是自己的窝——耐心也差得远。
 另说明,以下所配图片与近期的更新并无联系,是纯粹的装饰品。

-界线-

 “不是冈山那孩子吗?”

 二○○○年七月六日中午,一名二十四岁的卡车司机注意到了国道上骑自行车的人。蓝色长袖衬衫,黑运动裤,藏青色的帆布背包。看上去特别疲劳,胡子没有刮过。

 关于这件事的传闻,司机不是第一次听到了。据说前一天就有司机在新泻见到过他。随后,酒田警署接到了司机用手机拨通的电话:
 “看见了骑黑色自行车的人,样子像是中学生,就在国道七号线山形县游佐町那边,秋田县附近。现在往秋田方向去。”
 .......
 .......
 .......
 “田间有树一棵,颜色混浊,枝干交缠如密网,树底下空空落落占去偌大地方。我少年时,特别憎恶这棵树,曾经发下心愿,宁可晒得面红耳赤,走路也东倒西歪,决不向此树下歇凉。距今四十有余年,不知道心愿完成否。”

 明石老人把这些话说给儿子小三郎听的时候,恰值清风吹过前庭,草木微微动摇,举目远望,山势奇险,石梁上开着很少的细细碎碎的野花,大半皆是紫色。仰视青天,高得没有缝隙。屋宇虽然破旧,被褥都很厚实,老人的精神未见衰减,只是饭菜入口很少,叫做儿子的暗中担心。
 .......
 .......
 .......

二月二日更新:界线
       七叶草(云雾、明石狩)
       末路

 从列将开始注册的时候,迄今已经是一年过去了,我想我原来的东西,也可以整理一下。
 因此,很想把这个二○○○年底开始挖的旧树坑铲平。
 但暂时还是填不完的。
人物志 小说杂谈 旧体诗词 论坛 首页


从属于新战国联盟赤军家 大江户时代 链接   新·战国联盟·日光·晓雾之里
海国图志 骏府清见御所相模竹河小筑土佐立花弘文馆长门青之城
日光地理 [洪水,塌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