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远(一)

目录

 

 

 

 

 

 

  宽永十七年秋,赤军长胜为了打破“赤军包围网”,离开野州,亲自上洛参谒足利将军。居住在京都的马羽茶水斋是长胜的茶道师傅,遂在新建的笼庵召开茶会,接待这名远道而来的弟子。与会的,还有今出川公艺卿、吉川明静先生,以及安国寺长卿大师。这三位都是仅靠其影响力就可以动摇天下局势的大贤,茶水斋此举,也是为了帮长胜一把吧。
  会间,茶水斋问长胜:“听说你在东国向人谈武士的茶心,说:夺地安民是为和,杀敌献俘是为敬,沐浴拭血是为清,捐躯沙场是为寂。是这样吗?”
  长胜笑着回答:“那是谣传吧。在下说的是:恕道安民是为和,忠诚勤勉是为敬,澡身浴德是为清,洞彻生死是为寂。”
  会后,明静偷偷笑着对长胜说:“你还真是急智啊,在茶水斋面前,能够临时编出那样一段话来。”长胜叹口气:“难得在乱世中得到这片刻的安祥啊,总不好破坏气氛。其实‘和敬清寂’四字,我以为清才是最重要的,可惜,想在泥淖中保持身心洁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从日光出发到京都,长胜是走的北国街道,还绕到七尾拜会了能登之主后藤武村。赤军和后藤两家虽然没有盟约,但是关系一直非常的好。回程计划,他却南下走东海道,通过织田、今川和川中岛的领地回国。
  织田和川中岛都是赤军氏的盟友,但是长胜作此计划,最主要的目的却是第二站骏府。骏河之主今川樱一本姓永井,是上代当主照介的家老。不知道为了什么,照介正当盛年,突然隐居,而赐姓氏给樱一,准其继承今川家业。据说樱一是今川氏辉的庶流后裔,分立已久,终于归宗。长胜和照介的关系一向不错,但樱一继位以后,却西向和千里以外的岛津氏结盟,遥相呼应,给长胜以很大压力。“那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呢?”樱一才继承当主,就进京谒见将军,长胜当时见过一面,却没有很明确的印象,因此才想要再去拜访探查吧。

  樱一非常热情地招待了长胜。虽然两家向有龌龊,但其时并未正式开战,同为足利将军属下之臣,礼仪不可轻慢。骏河很美,今川氏数代学习京都文化,尤以樱一为甚,乍入骏府,长胜还以为回到了京都。虽然长胜并不欣赏这种公卿奢华的审美,也不得不深为赞叹,樱一治国有方。
  今川樱一体型肥胖,和瘦削的长胜正好形成鲜明对比。宴会以后,秘密跟在长胜身边的部将白羽征一笑着在家主耳边说道:“仿佛是织田上总和今川治部见面呢。”
  征一号称“甲信第一武勇之士”,其实身材比长胜还要矮,两个人站在一起,仿佛酒屋中跑腿的一对小伙计。当然,相貌是无法体现一个人真正价值的,长胜所以让征一改扮成普通侍从,秘密跟随,一来是因为他比自己还要不显眼,另方面也因为征一走南闯北,看人的眼光非常独到。
  “你是认为他,”长胜微微点头,“可以和治部大辅相比喽?”
  “我没有见过照介大人,”征一回答,“但那是以诚实稳重誉满天下的人物。樱一殿目前的名声……嘿嘿,也是如此,但是,他的眼神可不象一个老实人哪。”
  长胜回想樱一的眼睛,细细的两条缝,里面究竟掩藏着怎样的想法,竟然连自己也看不清楚。
  “藤兵卫啊,”长胜呼唤征一的小名,“你以前来过骏河吧。”
  “是的,大半个日本在下都曾经游历过……”
  “寻找一下,看看骏河附近,还有没有今川的庶流存在。我有用。”
  “是的,馆样!”

  利用某家的庶流来引发内乱,甚至最后篡夺其家系,是长胜常玩的花招,就象当初武田大膳进入诹访时,帮助高远赖继对抗诹访赖忠一样。上下野领地内的无数独立豪族,就是这样被长胜变成自己直属家臣的。他甚至还帮信州真田家找好了继承人,急得真田氏宿老楠木政文三天两头劝说家主真田昭错娶亲:“若殿如果不立刻娶妻,产下一男半女,一旦有变,恐怕真田清彦就会入主上田了!”搞得昭错哭笑不得。
  昭错对待长胜的感情非常复杂。初举义帜,反抗德川幕府统治的时候,二人并肩作战,他象对亲兄长一般爱戴长胜。但是,时局改变了,两人都成为独霸一方的大名,长胜对甲信的野心让昭错寝食难安。而对于长胜来说,如果自己西进,昭错将是最大障碍,而若自己专心经营东国,昭错也不会放一名西兵过来骚扰自己。真田清彦只是一步潜伏的棋子,目前的局面他非常满意,暂时还不想有所改变。
  南方武藏的川中岛孝明,还秉持着传统的忠义心,并且野心不大,那是长胜真正可以放心的盟友,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想破弃这个联盟。下总的千叶清盛,曾经一度请求内附被长胜拒绝了,他并不是看不起清盛,不过认为作为与国的清盛,在目前比作为家臣的清盛更有用而已。北方伊达家没有外援,孤立在长胜的赤甲骑兵面前,不足为患。周边唯一叫长胜放心不下的,只有今川家。
  而且通过见面,更让长胜感觉到,樱一这只老狐狸,也许本身就是个非常可怕的人物。 

  长胜以游览富士山为名,暂时驻留在今川和川中岛两大势力中间的印野城中。印野城主广昭和白羽征一一样,都是山贼出身,两个人曾经有很好的交情。他恭敬地接待了长胜一行,提供食宿,甚至还派来了侍女,但是被长胜婉言谢绝了。长胜并不是一个不近女色的人,所以年近三十仍然未婚,只是并没有找到合适的能够达成最大政治和外交利益的结婚对象而已。但是,他不想在旅行途中拥抱女人,这肯定会给刺客以可乘之机的。
  征一秘密离开了,去寻找可资利用的今川的庶流。他把护卫工作交给了妻子奈叶。奈叶虽非忍术名门出身,但这只有使她的忍技更加阴险、诡秘和难以窥破。征一很放心妻子的本领。
  大约七天以后,征一回来了:“真奇怪,几乎找不到什么今川氏的庶流——起码在骏河没有。”
  “一个也没有吗?”长胜皱起了眉头。
  “有一家,不、不敢确定……”一向伶牙俐齿的征一突然有点结巴,“就隐居在富士宫浅间神社附近。只剩下了一位公主,据说是小鹿赖满公的后裔。”
  “小鹿吗?”长胜摸着下巴,微微笑了起来,“也许值得去看一看。”


城门
和史馆
文艺轩
诚士塾
天守阁
武家屋敷
荒山神社
竹雨精舍
鬼怒川
隼之使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