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武士魂

一、讨死了今川义元的人

文/武田云起斋


目录

一、讨死了今川义元的人

二、纯洁的刀

三、晨曦朝露

四、乱世的宿命

五、红莲烈焰





  “小五郎!你父亲在樱花酒屋饮醉了,好像与老板发生什么争执,你过去看看吧!” 
  “啊!知道了,这就过去。多谢您费心了!”好心的邻居特地赶来告诉我。我进屋拿了两贯钱,就匆匆出门。 
  真拿这个老头子没办法!我一边走心里一边暗暗生气,这已经不知是第几次在酒屋喝得烂醉了,这次恐怕身上又没有带足酒钱吧。 
  已经是半夜了,街上行人还是不少,顺着宽阔的街道望去,不少商铺已经开始关门,意兴阑珊的武士和町人们三三两两地陆续回家,聚乐坊的艺妓此时却仍在卖力的表演着歌舞…… 
  不愧是京都,真是繁华啊,很难想像,这里五年前居然还是一片废墟!是馆样上洛之后,重修御所,才使得一直落魄流离的天皇公卿们又重新有了皇家气派。这一切还不是托了馆样的福,靠我们织田家将士们浴血奋战打下来的!前几日,馆样已经下达了让明智惟日向守增援羽柴筑前守大人攻打西国毛利家的命令,前天,明智日向守还向前线运送了铁炮弹丸等各种军需共一百车,大军也于今日开拔,相信很快就可以扫平中国地区,完成馆样天下布武的大业! 
  天下,应仁之乱以来,涂炭生灵达百年之久的战乱应该很快可以平定了吧。看着这繁华的街道,我不禁由衷的高兴,我们终于可以过上太平的好日子了! 
 
  转过两个街口就到了樱花酒屋,远远就听见有人在大声吵嚷。赶过去一看,身形微胖的父亲正瞪红了一双醉眼,将自己的佩刀狠狠拍在柜台上,用他特有的粗大嗓门同酒屋的老板争吵着:“混帐!居然不识我堂堂在桶狭间斩下名震天下的今川义元首级毛利新助大人的威名!区区这点酒钱还怕我赖帐不成!” 
  “毛利大人,小店是一向不赊帐的……”老板也是个倔强的人,虽然口气很谦恭,但态度很坚定。 
  “你胆敢藐视我!”父亲酒劲上来,一把抓住老板的衣领,解下配刀拍在桌上,“今天身上碰巧没带那么多钱而已,暂且将此刀抵押在此,稍后送来与你总行了吧——”要不是旁边的一位中年武士拉住他,父亲的火爆脾气上来,真的可能动手打起来。 
  “父亲!”这里毕竟是法治严明的京都,我怕事情闹大,连忙上去拉开父亲。 
  “共欠多少酒钱?”我转过头问老板。 
  “酒和菜钱共九百文。” 
  “这是一贯,不用找了!”我忿忿地掏出那包钱抛在柜台上,取回了父亲的刀。 
  佩刀是武士的生命,父亲居然拿来抵酒钱! 
  真是丢人啊,我感到一种莫大的耻辱…… 
 
  和父亲一起喝酒的武士叫井上武吉,在明智惟日向守大人手下当一名物头,此次因脚疾未愈而留在京都静养,没有跟随大军出阵西国。他虽喝了不少,但还未醉,一路跛着脚,仍坚持帮我把父亲扶回家。 
 
  “我是堂堂斩下……今川义元首级的毛利新助……胆敢小看我……”父亲倒在榻上,还在骂骂咧咧说个不停。 
  看着这个满脸通红、满口醉话的老头,我忽然觉得很可悲。斩下今川义元的首级是父亲一生做得最惊天动地的一件事,也是唯一值得称道的事。虽然被义元啮断了二根手指,但义元的死讯帮助织田家赢得了胜利,保住了刚刚呈现繁华气象的尾张,使得馆样的名字震惊天下,父亲也因为这件大功成为了馆样亲自组建的精锐黑母衣众的一员,赏知行地五百石。一战成名,父亲迎来了生命中最辉煌的一刻。那时候,别人提起父亲,都会赞羡地说:“这就是讨死今川义元的人!”我每次报名字的时候,也都会充满自豪地大声说:“我是在桶狭间斩下名震天下的今川义元首级的毛利新助大人之子,毛利小五郎新丰!” 
  但这么多年来在织田家与各地蜂起的一揆众们连年血战时,父亲居然寸功未立,连一个敌人首级都没有取得!气得馆样曾经几次差点将父亲放逐。后来更被逐出了黑母衣众,削夺了一半的俸禄,送到京都做了一名小小的骑兵队长。这些年父亲竟然沦落成了一个酒鬼,翻来覆去就会拿当年的这件功劳作为自吹自擂的资本,完全没有了一点武士的气魄和尊严。如今,我再向别人提起父亲时,他们都会用另一种语气在背后指点着说:“瞧,这家伙居然是讨死今川义元的人!” 
  我恨父亲的无能,为他的颓废感到耻辱。但有时我也常在想,如果没有这件事,父亲最多是一个不起眼的武士罢了,即使没有战功,也不会被人看不起。 
  为什么偏偏是父亲斩下了今川义元的首级?背负着这样的名头,真不知道是父亲一生最大的幸运还是最大的不幸…… 



城门
和史馆
诚士塾
文艺轩
天守阁
武家屋敷
荒山神社
竹雨精舍
鬼怒川
隼之使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