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仁之乱

三、畠山义就的奋迅

文/赤军长胜


目录

一、从永享到嘉吉

二、畠山争乱之缘由

三、畠山义就的奋迅



龙田神南山之战
  有了主家,有了家臣们,或者按照室町中后期的情况称为有了守护,有了代官们,然后才会产生派阀。派阀虽然是代官之党,但失去了他们所拥护的守护或守护继承人,失去了名义上的领袖和旗帜,派阀也只有自动解散的份儿。筒井氏等大和豪族,同时也是畠山氏的代官,是反主流派阀,以畠山弥三郎为旗帜,旗帜倒下,这些豪族瞬间感到前途一片黯淡。
  在今人想来,旗帜倒下,另立旗帜不就行了吗?但在室町中后期的当时,身在局中的当事人却未必能立刻看到这一简单的解决问题的方法。终究代官的产生,进而派阀的产生,进而因为守护继承人问题引发的派阀斗争表面化和激烈化,在当时都是新生事物,刚端上饭碗的野蛮人,不会立刻想到饭碗砸了就另外再搞一个来盛饭,他会手足无措,甚至认为从此安生饭都没得吃了。从这个角度来考虑问题,成身院光宣确实是个足智多谋的人才。
  光宣的所谓妙计其实说起来也很简单,那就是另立旗帜。他们本来拥护畠山弥三郎作畠山宗家的继承人,那么弥三郎既死,再找弥三郎的继承人来延续畠山宗家也就是顺理成章、合乎舆论的事情。就此,在光宣的策划下,大和反主流派阀推出了弥三郎之弟、畠山政长做为新的领袖。
  两畠山争乱并未因弥三郎的猝死而落下帷幕,相反的,反主流派背后的黑手细川胜元大概受此挫折,更加不遗余力地支持新的枪手畠山政长。与细川氏相敌对的山名氏,则稳稳站在了畠山义就背后。所以说“应仁之乱”的导火索是两畠山争乱,因为从这个时候起,细川、山名两大守护大名联合体的敌对倾向就已经相当明显化了。
  首先占上风的是细川氏。畠山义就在继任家督,并且出仕幕府以后,和将军足利义政的关系处得并不算好,细川胜元趁机排挤义就,终于在1460年〔宽政元年〕九月,成功解除了义就的幕职,同月,幕府宣布由政长就任畠山氏家督。
  于是政长就在卷土重来的筒井等大和豪族的簇拥下,领兵杀向京都。九月二十日,义就被迫逃离京都,进入河内牧、若江二城。从幕府的立场来看,既然已经解除了你的家督任命,改由畠山政长继任,你就该老老实实等在京都,等政长进京来交接权力,你突然离京他往,分明是有意抗拒幕府的旨意〔当然,事实也正是如此〕,于是下达了对义就的追讨令。
  此次追讨,与前此不同,不再仅仅是畠山各家及其辖下代官参战,幕府还调动大军,以细川胜元为总大将,配合政长对义就发起攻击。当年闰九月,畠山政长从京都出发,于大和龙田神社〔在若江城东面〕立下本阵。
  不考虑幕府的增援军队,就两畠山氏本军实力来说,义就是要优于政长的。义就麾下聚拢了主流派的代官们,包括游佐河内守国助、誉田三河守、誉田远江守等人,而政长部下不过以筒井顺永为首的部分大和豪族而已。为了先发制人,争取在幕府军到来前解决战斗,义就先阵冈部弥六、弥八等将首先向龙田神社发起猛攻。
  战斗在龙田西北方向的神南山麓首先展开,政长军凭坚固守,结果冈部兄弟先后在神社鸟居前战死,先阵几乎全灭。义就军士气瞬间崩溃,政长趁机挥军掩杀,誉田三河守、誉田远江守化为刀下之鬼,游佐国助闻讯来救,想要扭转败局,但最终也落个头断身死的下场。
  畠山义就仓皇逃蹿,想要进入若江,笼城固守,但政长军来势太猛,使得他在若江城下绕个圈子,不及进城,转而逃向南河内,进入了岳山城。日本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攻防战——岳山笼城战,就此拉开序幕。

三年岳山笼城
  岳山城在著名的金刚山西北麓,当年楠木正成率河内“恶党”们在此附近打游击,树立了不败的军神的威名。因金刚山而名扬天下的第二人,就是畠山义就了。
  义就加固岳山城的城防,并且在其周围修建了金胎寺、宽弘寺、观真寺、观正寺、国见山等副城,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而畠山政长在攻陷若江城以后,与幕府军合流,在广川岸边立阵,准备围攻岳山城。
  此时的幕府军总大将是管领代细川赞岐守成之,所部有细川兵部少辅胜久、细川淡路守成春、细川阿波守胜信、细川刑部少辅胜吉——细川一门,云集于此——还有山名弹正忠是丰、武田大夫信贤、武田治部少辅国信,以及鹈饲、望月、关等伊势国司配下诸多国人领主,当真是军威浩荡,人马众多。
  岳山笼城战的整个过程,现在已经不可知了,只是传说进攻最为勇猛的是山名是丰所统率的备后军,备后军先后七次攻破岳山城防,突入本丸,畠山义就亲自挥舞太刀御敌,先后七次将备后军驱赶出去。山名是丰是入道持丰的儿子,照理说他应该是同情甚至暗通义就的才对,为何不但不消极怠工,反而干活这么卖力呢?一种可能性,山名氏还不准备与细川氏发生正面冲突,在幕府的诏命下,只得英勇奋战;另外一种可能性,正因为备后军回回冲锋在前,所以一旦备后军退却,牵动阵伍,整场进攻战都会因此彻底破产。
  总之,畠山义就以不多的兵力,未传于世的战法,固守岳山城竟然长达三年之久。日本中世纪的城防,不外乎竹木栅栏,外有浅壕,内有箭櫓而已,连象样的土墙都不见得有一段,楠木正成当年守护金刚山,也不敢凭藉这种城砦和敌人打长时间的正面攻防战,而要到处兜圈子打游击,畠山义就难道比楠公还要强上百倍,室町幕军难道比镰仓幕军还要弱上百倍不成吗?
  这长时间攻防战的背后,无疑充斥着大量不为人知的阴谋,勾心斗角,互扯后腿,弱化了幕府军的攻击力量,山名氏在其中所起到的反面作用,虽然史无明文,也是可以想象得到的。在这种背景下,幕府军不但进攻无力,竟然连严密的包围圈都未能形成,越智等河内主流派阀通过金刚山源源不断地往岳山城中运送粮草,畠山义就因此才能固守三年之久。
  然而,战争总会结束的,不仅幕府军无法再拖下去,就连畠山义就本人,也不可能一辈子笼在一座小城砦里,那样他将永远得不到复兴的机会,永远不见天日。到了1462年〔宽正三年〕三月,在成身院光宣的策划下,幕府军终于攻克了岳山城南面的重要副城金胎寺,阻断了越智氏增援岳山城的通路。次年四月,岳山城中矢尽粮绝,畠山义就再也坚持不下去了,被迫潜出城去,翻越高野山,经和歌浦与粉河寺逃往吉野。岳山城就此陷落。
  据说时在京都的山名入道持丰,听闻了畠山义就在岳山城勇战的事迹,感动而怜悯地流下了热泪,称赞义就的武艺之强,当世无人能与比类。不过武艺再强,终究还是难逃败退的命运,无论畠山义就,还是他背后的山名持丰,都只好暂时按下性子,蛰伏以等待时机——这对于脾气火爆的义就和持丰来说,是相当艰难的一段日子吧。
  当年十二月,幕府下达了对畠山政长的召唤令。次年也即1464年〔宽正五年〕一月,政长离开若江城,回归京都,当年九月,接替细川胜元出任幕府管领。

武卫家骚动
  1463年〔宽正四年〕四月,岳山城陷落,畠山义就逃往纪伊,两畠山争乱暂时划上一个休止符。此后隔了三年,到1466年〔文正元年〕八月,义就吉野出阵,次年即1467年〔应仁元年〕一月八日,义就攻破畠山政长于上御灵社,“应仁之乱”正式爆发。
  畠山义就所以能够卷土重来,因为他利用了一个相当好的时机,那就是武卫家〔斯波〕骚动和将军继嗣之争。将军继嗣问题乃是“应仁之乱”的主线,暂且按下不表,咱们先来谈谈斯波家的问题。
  当年足利泰氏有子足利家之,在陆奥斯波郡建设主城高水寺,从此开创了斯波一门,因为斯波家督世代担任兵卫督或兵卫佐的职务,遂被尊称为“武卫家”。斯波是三管之一,第五代斯波义将曾经三度出任幕府管领,与细川赖之同为足利义满的臂膀,受封越前、若狭、越中、能登、远江、信浓等多国守护职。
  义将传子义重,义重在幕府的干涉下隐居,传位养子义淳,义淳死后,得到将军足利义教支持的义乡上台。义乡担任家督短短两年后就病逝了,传位给其子、年仅二岁的千代德丸〔义健〕。1452年〔享德元年〕,千代德丸坠马而死,本家断绝,遂迎大野分家的持种之子义敏为家督,并且就任右兵卫佐。
  从分家继承本家的义敏无法压服谱代重臣们,而以越前、远江守护代甲斐氏为首脑的谱代重臣们,也对义敏抱持着极大的恶感。甲斐常治、朝仓孝景、织田敏广三人甚至前往拜会政所执事伊势伊势守贞亲,控诉家主的种种恶行。
  这是1459年〔常禄三年〕的事情,当年斯波义敏关东出阵,途中掉头攻击甲斐常治的本处越前敦贺城。伊势贞亲趁机向将军足利义政进言,发布对义敏的讨伐令,义敏逃往关西依附大内右京权大夫教弘,家督遂由其子松王丸承继。
  甲斐等人既然讨厌斯波义敏,当然也就讨厌义敏的儿子松王丸,于是重臣们联合起来,将其追放,另立涉川分家的义显子义廉为家督。松王丸走投鹿苑院荫凉轩的真蕊西堂〔季琼真蕊〕。
  然而斯波家并没有因此安稳起来,当初伊势贞亲所以偏袒甲斐常治,是因为他的爱妾乃是常治的妹妹,可惜恩爱有尽,贞亲很快就冷落了这个女人,移情别恋,新宠恰好是斯波义敏妾侍之妹。在这个新宠和季琼真蕊的求告下,幕府遂于1465年〔宽正六年〕收回讨伐令,赦免了斯波义敏。
  据说,伊势贞亲之子兵库头贞宗曾向父亲苦谏,劝他既在政所要职,就不能朝三暮四,一会儿支持这个,一会儿支持那个。后世有将此事比类为源平合战时小松公平重盛劝谏入道清盛,贞亲虽然距离清盛天差地远,在对待亲儿子谏言的态度上是一致的:根本就当是耳旁风。
  1466年〔文正元年〕七月,幕府罢免了斯波义廉的职务,并且要他尽快把家督之位让渡给斯波义敏。甲斐常治等人预先得到消息,深感危机,匆忙前往拜谒义廉的老丈人山名入道宗全。宗全闻言大怒,亲自前往义廉家中坐镇,并且召唤属下各国兵马入京,准备用武力阻止幕府的这一“乱命”。有了山名氏撑腰,斯波义廉胆气也壮了,立召尾张、越前、远江等军势入京,建起高櫓,做好防守准备。
  山名氏的被官垣屋、太田垣等十三人草就连判状向山名宗全进谏,举前汉王陵、樊哙舍母不顾以全忠节的例子,要宗全服从幕府的诏令。他们还说:“圣德太子的宪法明确写道:‘君主是天,臣子为地,天覆盖着地,上下关系是万年不坏的。’您如果一定要因为武卫家的纷乱而与幕府作对,我们只好一同出家入道,前往高野山小川寺隐居。”
  山名宗全对这封连判状理都不理。不仅如此,为了扩充自己的实力,以应对即将展开的大战,他暗中支持并召唤隐藏在吉野的畠山义就上洛。八月,义就整顿兵马,进取大和、河内,与畠山政长的军队交战。
  九月六日,因为将军继嗣问题,伊势贞亲、斯波义敏逃出京都,“应仁之乱”就此揭开序幕。


城门
和史馆
诚士塾
文艺轩
天守阁
武家屋敷
荒山神社
竹雨精舍
鬼怒川
隼之使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