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家称谓之道

推荐阅读

 织田信长传
 宛如梦幻
 毁灭与新生
 大谷吉继略传
 武家称谓之道

 日本盔甲发展讲座

 泉州的冬天
 天与地
 悠远
 七叶草

 梦想
 游戏与爱国主义
 光荣的史诗
 信长之野望历代记

  中国自古是礼仪之邦,而与中国一衣带水的日本,在明治维新以前一直在学习我中华礼仪,所以,日本同样是一个重视礼仪的国家。不论是任何一个国家的礼仪,人与人之间的称谓总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而我们研究一个国家处于一个时代的历史与文化,礼仪不可不研究,而且,如果想要把自己彻底地代入那样的一个时代,熟悉那时的称谓之道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因此,现在我们来简单地研究一下战国时代的武家称谓之道。
  日本在大化改新的时候,全国上下盛袭唐制,所以很多礼仪方面的事情都学自中国的唐、宋两朝,包括称谓,而唐、宋两朝在礼仪与称谓方面是非常复杂的,所以弄得日本在这方面也非常之复杂。
  人与人之间的称呼根据身份不同是有差别的。首先是辈分上的差别,平辈之间、晚辈对长辈,以及长辈对晚辈所用的称谓词就大有不同。其次,是地位上的不同,位尊者对位卑者、位卑者对位尊者以及同等地位的人互相之间的称谓词乃是大相径庭的,甚至是同样地位的人,但是工作不同,两个人对一个尊者的称谓词也有不同。最后,就是阶层上的不同,例如,平民、武士和公卿,三个阶层的人各自称呼和对另两个阶层的人的称呼又另有不同。
  武士阶层的称谓之道相对于另两个阶层类似于唐、宋礼仪的称谓之道是有其特殊性的,论地位,武士高于平民,论礼仪,武士阶层的礼仪远简单于公卿阶层,这恐怕是战国时代粗犷豪放的武士阶层大多懒得学习那一套繁文缛节的缘故吧(笑),与武士有关的称谓主要有“殿”和“样”两个。在说明这些字眼的用法之前,先简单地说明一下日本武士阶层的姓名的“构造”,来分别看一位历史人物和一位联盟中人的名字。
  宇多 黑田 勘解由次官 官兵卫 孝高 如水
  藤原 吉川 治部大丞  右兵卫 明静
  姓  苗字 官名    字   名前 X号……
  而且,武将还有小名和元服名,死了以后有菩提名,有些人死后还有神名(德川家康死后追赠东照大权现)和谥号(天皇全有谥号,现在看到的孝德啊,推古啊全都是,这和我国皇帝、士大夫死后追赠的谥号是相同的),除此之外,武士们和公卿们中的茶人等还有斋号,例如织田长益斋号为有乐斋;佛教徒有法号,例如上杉政虎有法号谦信;基督教徒有教名,例如一条兼定有教名保禄;知名武将有外号,例如武田信玄外号“甲斐之虎”……。另外,一般来说,大家都截取苗字分别和武将的官、字、名前、各种号来组成他们的通称。至于什么时候该称呼这些呢?下面配合两个称谓词来说明一下。
  首先说一下“殿”,殿字的日文读音是“どの(Do No)”,殿字的用法有两种,一种是单独使用,不加任何的其他字眼,直接称呼某人为“殿”。这是对说话人自己的直属主公的专用称呼,是不能在前面加上姓的,否则将是极大的不尊敬。例如,赤军家的部将藤林仁丰,目前可以且只可以对他的主公赤军长胜用单独“殿”这个称呼。而配合别的东西(通称、苗字、字、名前等)使用的话,就是用来称呼平辈武士的了,赤军家的部将藤林仁丰就可以对与他同辈的白羽征一使用“白羽殿”、“征一殿”、“藤兵卫”等称呼。不过,要在这里说明的是,这三个称呼有着亲近程度上的差别,一般说来,乃是苗字+殿表示关系一般,例如藤林仁丰对他并不太熟识,只是知道名字的绯月家部将才谷直柔就可以使用“才谷殿”的称呼;而使用“名前/字+殿”就表示略微亲近一点点,例如藤林仁丰对刚加入本家的伊达明宗,就可以用“明宗殿”这样的称呼,毕竟刚来,还不大熟嘛;如果不加殿,直接称呼别人的名前、字就表示二人的关系更近一层,但是不可以直呼别人的苗字(呼的话,恐怕也容易搞混)。例如藤林仁丰和白羽征一同在赤军家时日已长,且关系相当不错,藤林就经常叫白羽“征一”或者“藤兵卫”之类的称呼了。而最亲近的称呼,就是直呼对方的小名了,不过,联盟里公布了小名的人几乎是没有啊……。

  如果主公称呼下属“字”的话,则表示是相当欣赏、或者两人从小玩到大的那种亲切感觉。如家康称呼本多忠胜“平八郎”。这也是因为名门的“字”往往一脉相传的缘故。
  “殿”的用法基本上是这样的,但是联盟中众人常犯一个错误,发帖子的时候,一般是前面说“XX殿”如何如何,然后就改成第二人称,说到“殿”如何如何……这事实上等于把对方当成自己的主公了,需要注意一下。“贵殿”是当面的客气称呼,用于平辈之间。“贵样”在现代日语中可就是骂人话了,意为“你这个混蛋”,希望大家不要用……
  再说说殿的几个“变种”——大殿,“大殿”的日文读音是“ぉぉどの(O— Do No)”,是用来越级称呼上主的,最典型的例子是加藤清正之于织田信长。加藤清正是羽柴秀吉的直属家臣,而织田信长是羽柴秀吉的主公,所以,加藤清正可以称呼织田信长为大殿。联盟里也有类似的情况,例如赤军家岩乃川收了一名家臣本多元胜,本多元胜就可以称呼岩的主公赤军长胜为“大殿”。而很多的联盟中人都把它用来称呼大名们,例如“再和几位大殿商量商量”,“看几位大殿的意思”等等话,都是不对的,这实际上等于给自己的主公找了N多个主公啊(笑)。
  若殿,“若殿”的日文读音“わかどの(Wa Ka Do No)”,若在日语中有“年轻的”的意思,所以“若殿”一般是由随着上代家主征战多年的老臣称呼新的主公用的,例如马场信房称呼武田胜赖。联盟中,川中岛家几位跟随过藤明殿的老臣们可以对孝明殿这么称呼。而真田家的政文殿总是对真田中务称呼若殿,虽然真田中务够年轻,但总觉得有点别扭,因为政文并未服侍过真田中务的父亲啊(联盟中的真田家才是第一代呢)。
  关于殿字,还有一点要说的,就是一般中文把殿字翻译为“公”,而日本公家礼仪中的“公”字则是用来称呼有一定官位的人(好象是从四位下以上的“殿上人”)的,而殿可以称呼所有的武士,所以,这两点如果弄混的话就不好了,以前在下就经常用翻译过来的“公”,其实就是“殿”的意思。以后,建议大家尊袭日语习惯,称呼武士们为殿好了。还有,就是往往优势大名家的家老啊宿老啊,往往不称呼劣势大名家家主的官位,而是称呼“苗字+殿”,例如柴田胜家就要对德川家康称呼“德川殿”,这虽然很不礼貌,但是,劣势大名们也往往没办法,只得甘受侮辱。
  再来说说“样”,样字的日文读音为“さま”,首先要说明的是,“さま”并不是现代日本人常用的“さん”一字,“さん”是没有对应的汉字的,只是放在别人名字的后面表示尊敬。而“さま”一般多用于非武士阶层来称呼武士阶层,例如农民、商人等,联盟中的松本小茜等商人就可以这样来称呼武士们(绝大多数都是武士啦)。不过,也有例外地方,就是当一位已经出仕了的武士要称呼别家大名的时候,大多使用“官位+样”的组合,这时的样,多翻译为“大人”。
  除了“殿”和“样”两个字之外,第三常见的称谓词就是武士们的官名了。首先要说明的是,在称呼别人的官名时,一般只是用“苗字+官名”的格式,并且官名只带部门,例如宇佐美骏河(定满)、直江山城(兼续)等,联盟中例如吉川治部(明静),而如果同一部门中有两个同苗字的人,就用“名前+官位”。官名在做第三人称代词使用时,要配合别的东西(通称、苗字、字、名前等),而做第二人称的时候,就直接使用。一般来说,武士们的官名多在第三者谈话的时候为了避免引起误会而使用的。例如,在下的旧主前田芫雪和朋友前田绯雨二人,在下在和任意的第三者谈到他们其中一人的时候,就不能用个“前田殿”,而是要说“前田中务”和“前田图书”。大名之间称呼则是直接使用官位,例如,前田中务要称呼赤军长胜就可以用“左京样”。事实上,官位是对别人最礼貌、最尊敬的称呼。 如果同为独立大名但年龄、官位处于劣势,仅称呼官位就可以表示相当程度的尊重了。比如福岛正则称呼家康为“内府”(家康官职为内大臣,此官职别称“内府”)如果年龄、官位又处于优势,可称呼“官位+殿”表示客气,如家康称呼小早川秀秋为“金吾殿”。
  另外,还有几个其他的称谓词这里也附带说明一下:
  馆样:指的是居住在馆(或砦、城等)中的高贵人物,并不是特指馆主(砦主、城主)的。
  屋形:同馆样,二者可以互换使用。
  姬:多指大名、豪族、支城主家中的公主。用法是提出公主名字中的一个字,然后称“字+姬”,或者以“出生地+姬”来区分。所以联盟中的“宇多田光”,就可以称之为光姬(咣叽,有点尴尬……)。
  御前:“御前”这个词诞生于奈良时代,起初和和中国的“陛下”、“殿下”一样,是表示一种对贵人的避讳,转而称呼贵人的侍从等。而到了平安初的时候,由于新的〈典范〉规定,在公卿在会面的时候,妻子或是女儿要在一旁待侍的(正好和中国的“回避”相反啊),所以,这时的御前就时名上实际称呼公卿,其实是称呼官妻或郡主了,所以,而到了平安中期,盛行把自己女儿送到宫中,为了保证礼仪,于是公卿们大多雇佣了一些相对高贵的侍女和白拍子,于是,意义就这样变了。 这基本上属于公卿用语。
  宫:宫其实是皇族亲王的宫号,例如“仁和寺宫嘉章亲王”等,不过,当皇族有了官位的时候,称谓后面也带着“宫”字,以表示皇族的身份,例如“弹正尹宫”、“中务卿宫”等等。
  其它的称呼还如——信长死后,手下武将谈起他时总是称呼“总见院”,是为菩提名(或称院名、法名)。

附、江户时代武家称谓——

一、将军:
  足利义满曾云:“公家に摄家あり、僧に門跡あり。独り武家に棟梁なきはぉかしい。”遂上奏请使用“公方”的称呼。从此以后,称呼将军,从“上樣”变为“公方樣”。退位隐居的将军称为“大御所”,将军的妻称为“御台所”、“御台樣”,这是古语“御台磐所”的略称。将军世子称官名,其妻称“御簾中”。
二、藩主:
  藩主称“御前樣”,其妻称“奥”、“奥御殿樣”或“御簾中”。藩主世子称官名或俗名,其妻也称“御簾中”,或称某“子”。藩主次男、三男,一般场合下称某“殿”、某“樣”。藩主女称“お姬樣”,如有多女,分称某“姬樣”。藩主退隐后称“大殿樣”,其妻称“大奥樣”(俺还没有引退,拜托除了俺的家臣的家臣,大家别再“大殿”、“大殿”地浑叫啦!)。御三家藩主习惯上以官名称呼,国持大名的家臣和御三家藩主的家臣在一起谈到各自主公的时候,习惯称“公”和“君公”。
三、骑本和目见人:
  千石以上骑本称“御前樣”,其妻称“奥樣”;隐居称“大殿樣”,其妻称“大奥樣”。千石以下骑本称“殿樣”,其妻称“奥樣”。目见人(二百石以下),称“殿樣”、“旦那樣”或者“御新造樣”,其妻称“奥樣”,嗣子称“若旦那樣”或某“さん”,幼年时代也称“坊さん”,女称“お”某。


城门
和史馆
文艺轩
诚士塾
天守阁
武家屋敷
荒山神社
竹雨精舍
鬼怒川
隼之使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