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如梦幻

初章、传说与真实

文/赤军长胜


目录

●初章、传说与真实

●次章、大化改新

●三章、唐风奈良

●四章、优雅的平安朝

●五章、摄关政治和院政

●六章、源平争乱

●七章、镰仓幕府和北条氏

●八章、元军来袭和幕府落日

●九章、太平记

●十章、纷乱南北朝

●十一章、室町幕府的兴衰

●十二章、战国风云

●十三章、川中岛龙虎相斗

●十四章、关八州独立王国

●十五章、风雨濑户内

●十六章、改变历史的奇袭

●十七章、天下布武

●十八章、第六天魔王

●十九章、平安乐土

●二十章、霸王最后的辉煌

●二十一章、敌在本能寺

●二十二章、天下人秀吉

●二十三章、南海风起,西海浪涌

●二十四章、关东之城,奥北之月

●二十五章、皑皑白雪覆盖

●二十六章、文禄之役

●二十七章、太阁秀吉的末日

●二十八章、庆长之役

●二十九章、决战关原

●三十章、新格局的产生

●三十一章、元和偃武

●三十二章、幕府的太平盛世

●三十三章、江户两百年

●三十四章、攘夷和开国

●三十五章、维新之岚

●三十六章、戊辰战争



  ●前言

  超任的玩家们对这个题目不会陌生吧,还记得一部名为《梦幻の如く》的RPG吗?内容大致为织田信长未在本能寺殒命,他把统一日本的大业交给羽柴秀吉,自己则寻机征服世界,云云云云。剧中的信长性格十分突出,吃饭住店从来不付钱……说起来真是个大笑话,已经统一日本的秀吉,连中国、朝鲜都无法染指,光杆司令的信长凭什么妄图征服所谓的世界?小日本总爱把他们那不长的千余年历史抹上层层光晕,自娱的同时自我膨胀,娱人的同时文化侵略。其心可诛!
  然而问题在于,迷上日本游戏的朋友们,相当一部分迷上了日本的历史和文化,起码本人和身边许多玩家,乃至奇丑无比却一贯自命为美少年天草的阿KING都是如此。其实,喜爱另一国的历史文化并非坏事,否则也不会出现外语热了;整天发出天草般妖异笑声的家伙当然也不是汉奸。对比之下,反而是悬梁刺股、誓考托福的那一群人更有叛国的气味。问题的症结在于,每一个有思想的人,都应该有自己的历史观,就象应该有自己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一样。暂不要求朋友们的历史观都这主义那主义,但起码要是自己的和完整的,这样在喜欢上别国历史的时候,才不会被人牵着鼻子走。好比日本游戏进而日本历史文化的发烧友,大可以满嘴的“アイウエオ”,管开始不叫开始也不叫“START ”,而叫“スタ—ト”;但千万别“俺们日本人”,或者“钓鱼岛当然是日本的啦”等等——那才是真正中了剧毒呢!
  可是目下却发觉许多介绍它国历史文化的文章和书籍,罕有自己的历史眼光。不懂得在了解历史的同时分析历史,并不要紧,但如果以此教人,却容易忽略了许多自以为不重要而恰恰是症结所在的问题,结果言者不用心,听者更糊涂,越传越邪,往往偏离了历史的真实轨道。譬如,不能因为建武中兴最终失败,就责骂后醍醐天皇和南朝诸将无能;不能因为武田的骑兵在长筱大败于织田的火枪队,就武断地推论说信玄不重视火器——历史其实并不象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所以为玩友们写下此文。希望大家不仅仅把它作为游戏背景的参考材料,也不仅仅读了增广见闻。若有思考所得,若是与笔者观点不同,欢迎来信切磋。阁下如果真的有理,我愿输一顿好酒——当然酒钱你掏。

  ●初章、传说与真实

  ●日本的创世神话

  日本很可能没有本土独立产生的文字,一直到三世纪邪马台国时代,才开始从中国输入汉字以记录语言。公元405年前后〔旧论为283年〕,百济〔朝鲜半岛西南部的古国名〕五经博士王仁来到日本,向应神天皇献上郑玄注的《论语》十卷和《千字文》一卷,应神天皇使其为太子菟道稚郎子的师傅,学习中文典籍——这大概是汉字在日本上层广泛被学习和使用的开端。
  日本人一直沿用汉字作为正规的书写文字,即便今天直接注音的平假名和片假名,也来源于汉字中草书和楷书的部分偏旁。现在日文中的汉字,往往一个字有两种读法,就是所谓的音读和训读,训读的来源是用日本本土语言述说汉字的字意,而音读则是用传来的汉语发音直接阅读汉字——因为传入时间的不同,故有古汉音、吴音、唐音等区别。
  因为缺乏本国文字,因此日本上古历史只能根据考古发掘来假想,或者配合后世乃至别国的文字记载来倒推,其不准确性是可想而知的。下面,咱们就以日本的神话传说和考古发现为基础,来大致推理一下可能的情况。
  日本的神话时代,主要记载于以汉字拼写和音的《古事记》和纯粹汉文的《日本书记》这两本书中。两书皆成于八世纪初,所以对比《荷马史诗》一类成型于野蛮时代的作品来说,真实性当然不会很高,甚至可以说百分之八十都是赝品。尤其如果对照两书成就前后的政治环境,就很容易找出哪些部分肯定存在着故意的编造和歪曲——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古事记》和《日本书纪》除了因为使用语言的不同,故在人名、称号上往往大相径庭外,基本情节出入很少,可以统一来说。书上首先讲开天辟地,说“天地始分之时,有诸神生于高天原”——所谓高天原即天界,这些无根无由,从虚空中莫名其妙“生”出的诸神,包括天之御中主神、高御产巢日神、神产巢日神等共七代十二位。
  最后一代神,是为伊邪那歧和伊邪那美(此为《古事记》的和音之汉字拼写法,《日本书记》则记为伊奘诺尊和伊奘冉尊,尊又写作命,乃是一种尊称)。二神本是兄妹,可是哥哥希望“以我多余之处插入你的不足之处”,二神互相绕圈子唱过歌以后,就结成了夫妻。
  这段描写非常有趣,因为它几乎是所有先民神话中都会出现的桥段。比如中国就有一则相关伏羲和女娲的传说,流传于西南地区。说是天降洪水,万物皆没,只剩下了一对兄妹,就是伏羲和女娲,为了延续后代,二人商议婚配,于是绕着天柱歌唱追逐,然后成就好事。
  一方面,兄妹通婚本就是旧石器时代人类普遍的婚姻方式,而日本皇室为了保证血统纯正,也长时间采取这种方式。另方面,日本人的祖先,很大数量是来自于东亚大陆,他们会不会直接继承或吸收了中国古老的神话传说,改头换面为己所用呢?
  话说到这里,必须先谈谈日本人的起源。


  ●“绳文文化期”

  日本列岛发掘出的旧石器时代的遗址,分布范围很广,从北海道到南九州,总数有一千余处。从人种学角度对遗骨化石的分析,得出的结论往往大相径庭,这说明古代日本人很可能并非单一血统,而来源于不同的地区。
  除了旧石器时代以前就生存在日本列岛上的少数原住民外,从东北、西南、西北和南四个方向,都可能有大量移民混入。东北方向的来源,就是现今阿伊努人的祖先;西北方向的来源,是北中国和朝鲜半岛;西南方向的来源,是中国南部;南方的来源,是马来亚和印度尼西亚。
  大约在距今一万到八千年间,日本进入了新石器时代,相对应的文化被称为“绳文文化”。此后来自东北方向、西南方向和南方的混血逐渐减少,来自西北方向即北中国和朝鲜半岛的移民却依旧汹涌不断,因此继“绳文文化”后开创了“弥生文化”和“古坟文化”。
  “绳文”之名,来自于陶器上用麻绳勒出的种种纹样。当然,绳文时期的陶器,并非每种都有花纹,也并非每种都有绳纹,那只是一个代表名称而已。当时的日本人,基本使用石器为工具,主要生活来源是采集、狩猎和捕鱼,但已经具备了早期的稻耕知识〔应该是从中国传入的〕。当时的社会还是血缘为主体的氏族群居,婚姻关系中女性占有主导地位,已经出现了对偶婚〔男性有多个妻子,其中之一为正妻,女性也有多名丈夫,其中之一为正夫〕。人们尚无来世观念,人死后屈身而葬,并且压上大石,怕他起而作祟——这一传统在日本流传很广,延续时间很长,那是和尊天敬祖的中国人截然不同的。
  关于“绳文时期”的很多风俗和生活习惯,在日本神话中也屡有反映。让咱们再把目光放回《古事记》和《日本书纪》上来吧。书上说,伊邪那歧和伊邪那美兄妹绕着天御柱而舞,伊邪那美先歌,伊邪那歧应和,二神遂结为夫妻,先生下水蛭子,又生下淡岛,全是畸形儿。二神前去请教诸神,诸神回答说:“女子先开口是不吉利的,你们必须重新来过。”于是他们回到家中,再次举办“婚礼”,由伊邪那歧首先开口唱歌,伊邪那美应和。此次不同凡响,一口气生下了淡路、伊豫、隐岐、筑紫、壹岐、津、佐渡、倭丰秋津八岛——日本列岛就此诞生。
  这一传说,或许真实含义乃是婚姻制度从女性为主向男性为主的转换吧。总之,两夫妇不停地产子,生下大八岛后,又接着生了儿岛等六个小岛,生了山、海、风等三十五位神。就这样,天地风雷草木都几乎齐全了,然而伊邪那美在最后生火神火之伽具土的时候,却被这小婴儿烧伤了阴户,因此死去。伊邪那歧悲愤之下,挥剑砍下了火之伽具土的脑袋,但随即从火之伽具土的尸体,以及沾染在伊邪那歧剑上的血迹中,又生出了一大堆神。
  其后的一段神话,在世界许多民族中都有类似范本,或许正是古代日本人混血的证明,也是日本人极其鲜明的“拿来主义”的滥觞。据说伊邪那歧怀念死去的妻子,于是前往黄泉之国与之相会。但当他看到伊邪那美面容枯槁丑恶,身上爬满了蛆虫,还环绕着大雷、火雷、黑雷等八种不同的雷后,吓得转头就跑。伊邪那美非常愤怒,就派黄泉丑女和八雷去追,伊邪那歧则利用先民贫乏想象中的智慧和神通,最终逃脱了,还用巨石堵住了黄泉比良坂附近的黄泉之国的出口。
  这无疑是“绳文时期”古日本人害怕亡灵作祟的意志之体现。有趣的是,帮助伊邪那歧逃过追捕的一大功臣,乃是几枚桃子,事后他就给桃子赐名为“意富加牟豆美命”,并要桃子将来象帮助自己那样去帮助各处受苦的生灵——大家都知道,桃木在中国古代传统中,有镇鬼驱邪的作用,无疑正是这段神话的来源所在。

  
  ●天照和卑弥乎

  伊邪那歧跳入海水中洗澡,他先除下身上的衣物、饰品,抛入水中,由此生出冲立船户、道之长乳齿等诸神。既而潜入水中,又生下了八十祸津日、大祸津日、神直毗等诸神。其间,他洗涤左眼生出天照大御神,洗涤右眼生出月读命,洗涤鼻子生出建速须佐之男命,他称这三个是他最尊贵的孩子,决定把世界交给他们,自己可以放心地去隐居。
  按照伊邪那歧的分派,由天照治理高天原〔天界〕,由月读治理夜之国〔地府〕,由须佐之男治理海洋。然而须佐之男每日只是哭泣,不肯理事,伊邪那歧问他何故,他回答说:“我想前往母亲所在的根坚州国〔当然就是指黄泉之国〕。”伊邪那歧大怒之下,将其驱逐。
  须佐之男不肯死心,于是上天去和长姐商量。天照闻讯大惊,认为弟弟一定是想来抢夺自己的宝座,匆忙手持武器相待。须佐之男表示自己绝无恶意,愿意起誓。于是姐弟俩隔着天安河立誓,天照先折断建速须佐之男的十握剑,折成三段,在天真名井中摆动洗涤,然后紧紧咬住,呼出的气息生出多纪理毗卖等三位女神,其后须佐之男取下天照身上各处装饰的玉串,依样施为,生出了正胜吾胜胜速日天忍穗耳等五位男神。
  有学者认为,天安井立誓,象征着“禊”礼从海水禊到淡水禊的转化,对应考古发现,可证古代日本人因为稻耕的推广,逐渐从海岸边向内陆地区转移。这种现象主要发生于“弥生时期”,也正因为如此,普遍认为天照大神的原型乃是邪马台女王卑弥乎。
  又要从神话拉回正史来说。日本从公元前三百年到公元二百年这五百年的历史,被称为“弥生文化期”,因为与北中国及朝鲜半岛的联系日益紧密,金属工具开始传入,水稻种植面积迅速增大——在东京都文京区弥生町发现了具有代表性的弥生陶器,此时期因此得名。
  最重要的是,国家或云国家的雏形于此时期在日本诞生了。公元57年,东方海岛上有一个名叫“奴国”的国家,派使节来到东汉都城雒阳朝贡,受光武帝赐予“汉委奴国王印”。据使者称,他的故乡名叫“倭”,其上百余国,奴国在最南端。“委奴国”,就是“倭地之奴国”的意思,这方金印,于十八世纪出土于日本九州北部博多湾口的志贺岛,证明了中国史书中所记载的这一事件的真实性。
  107年,又有倭国王帅升进献汉安帝“生口”〔即奴隶〕一百六十人。而至于这个倭国是否前此的奴国,那就没有人知道了。238或239年,倭地又有女王卑弥乎派使者难升米前来朝觐魏明帝,魏明帝封卑弥乎为“亲魏倭王”。
  据使者难升米等人叙述倭地的状况,称大小国家林立〔与中国有联系的三十余国〕,其中最大的名为邪马台。邪马台本为男王治国,男王死后国中大乱,最后豪族们共推一名巫女担任国王,就是女王卑弥乎。据说邪马台国尊卑有序,人们被划分为“大人”、“下户”〔平民〕、“生口”和“奴婢”四个等级,此外还有官职,有集市,有租赋,有刑罚,已经具备了完整的奴隶制国家形态。
  其后的243年,卑弥乎再派使节赴魏。247年,更派载斯乌越到魏国的带方郡,诉说狗奴国王卑弥弓呼无理相攻,带方太守派张政等奉命持诏前往调停战事。中国史书上记载,卑弥乎去世后,国中立一男王,诸豪族不服,互相攻伐,后改立女王壹与,众人乃平。248年,壹与派人护送张政归国,并进献生口和财帛。
  邪马台国究竟在古代日本的哪一地区呢?目前史学界并存着两种意见,一说其在北九州,因为这里文化发展最早,并且具备与大陆地区产生交流的最便捷途径,二说其在近畿地区,因为最终统一日本的大和王朝,就产生于此地区。
  邪马台确实也可用中文写作“大和”,但这并无法说明两者一定存在着承继关系,因为“大和”也同样可写作“大倭”。无论邪马台国,还是最初的大和王朝,或许这两者都并非他们正式的国号,只是为了在与大陆交往的过程中体现自己才是日本列岛的主人,才是“大倭”的真正统治者,他们才会自称邪马台,或者大和的。

 
  ●出云的神话体系

  神话传说中提到,天安河立誓之后,须佐之男就赖在高天原不走了,不仅如此,还到处捣乱,搞得姐姐天照非常头疼。最终,须佐之男把织机房的天棚打开一个大洞,把剥了皮的斑马扔了进去,正在织布的织女惊恐中被机梭击伤阴部而死。天照因此感到害怕,躲进天之岩户,再 也不肯出来了。
  机梭、马皮、织女,这些要素不能孤立来看,它是先民对养蚕织锦技术诞生的一种曲折反映。中国古代神话中也有类似故事,是说一名女子爱上了家养的骏马,其父大怒,将马杀死并剥下了皮,而那女子晚间去马尸旁哀悼,却被马皮包裹,化而为蚕,口吐细丝——据说这就是桑蚕的由来,蚕神也因此被叫做“马头娘娘”。
  回过头来再说天照,她统治着高天原也即天界,本身由伊邪那歧左眼化出,乃是太阳神。她一躲藏起来,光明立刻消逝,四周漆黑一片。诸神惊惧,前去请教高御产巢日神的儿子思金神。思金神让他们找来报晓的长鸣鸡,并且准备了镜、玉等各种法器,最后由天宇受卖命在天之岩户前歌舞,诸神高声谈笑,以引诱天照出来。
  天宇受卖命跳的是什么舞呢?据说她身穿盛装,手持一束细竹叶,站在倒扣的木桶上,掏出乳房,松散裙带,暴露阴部,狂舞不休——这简直是脱衣艳舞,但对于注重生殖崇拜的先民来说,或许是相当虔诚并且具有魔力的一种祈神的舞蹈吧。
  天照听到外面的歌舞声,欢笑声,感到非常奇怪,自己躲进天之岩户,外面应该一片漆黑,众神还有心思欢聚吗?她偷偷伸出头来观看,却被躲在门口的天手力男神一把拽出,于是天宇重获光明。事后,众神决定惩罚须佐之男,没收他的全部财产,割去胡须,拔去手指甲和脚趾甲,驱逐出高天原——这种刑罚,据考证在日本历史上真的存在过。
  离开天界的须佐之男,不知道是否痛悔过往所为,他此后的行径和各神话中杀妖救民的半人半神的英雄毫无两样。首先,他杀死了抢吃少女的八俣大蛇,并且从蛇尾中获得了都牟刈大刀,将其献给姐姐天照——这就是日本皇室三宝中的草薙剑。
  其后,须佐之男来到出云国〔今日本国本州西部〕定居,在此建造了须贺宫殿。他先后娶了栉名田比卖和神大市比卖两个妻子,生下一大堆小孩。顺便提一下,“比卖”或“毗卖”,《日本书纪》中用中文写作“姬”或“媛”,有此后缀的人名,都是指的女性,并且是身份比较高贵的女性。
  正如上面所说,古代日本诸国林立,神话传说也纷纭复杂,所谓“八百万诸神”,乃是后世为了政治需要将各地方豪族所供奉的神灵统合起来,而产生的数量非常可怕的名词。基本上,“弥生时期”和其后的“古坟时期”,日本文化的三大焦点,也是神话传说的三大来源,乃是北九州、畿内和出云〔近世又发现了似与出云同源的吉备文化〕。无疑须佐之男及其后继者大国主的神话是属于出云系的,而天照的神话则出于大和系——至于大和系属于北九州还是畿内,正如大和王朝的来源一样,史学界也还在争论不休。
  大国主神本名大穴牟迟,一说是须佐之男的孙子,一说是他孙子的孙子的孙子。这位大穴牟迟性格温和,因此经常受到兄弟们的欺负,尤其当他抢先所有兄弟娶到了稻羽〔因幡国〕的美女八上比卖后,更是遭到嫉恨。兄弟们先是引诱他去捕捉红色野猪,然后把烧红的石头从山上滚下,将其活活烫死,然后又引诱他进入一株开缝的枯树,然后突然拔去支撑的楔子,把他活活夹死。两次死亡,都亏其母刺国若比卖施展神通,或者请求神助,救活了他的性命。
  大穴牟迟因此被迫逃亡,最终遇见了须佐之男的女儿须势理毗卖,两人产生爱情,结为夫妇。然而须佐之男似乎对此婚姻大不满意,称大穴牟迟为“苇原色许男”,意为“苇原中国〔人界〕的粪便男”。他多次想要害死大穴牟迟,但每次女婿都在女儿的帮助下险险逃脱。最后大穴牟迟趁须佐之男熟睡的时机,偷了丈人的刀、弓和天沼琴,带着妻子仓皇逃走。须佐之男醒来后追赶不及,在后面大叫说:“你用我的大刀和弓箭,去伏击并杀死你的那些异母兄弟,你就能成为统治苇原中国的大国主神!”
  从最后这句喊话来看,似乎须佐之男并不是真的想杀死女婿,而只是想让他吃点苦头,受点磨练。世界各国神话中,这种英雄人物少年时代经历坎坷,甚至受到亲人的迫害,被母亲或妻子拯救,最终成就大业的事例倒也不在少数。总之,大穴牟迟遵从丈人的指示去做,终于成为日本的统治者,或者不如说,成为出云地区的统治者,他此后也被称为大国主神、八千矛神,或者宇都志国玉神。
  

  ●大和的神话体系

  出云神话的辉煌期到此终结,以后要让位给大和系的神话,也即天照大神及其子孙。也不知道怎么一来,天照突然觊觎起地上的国土来了,她对儿子正胜吾胜胜速日天忍穗耳命〔天安河立誓时从十握剑中生出的诸子之一〕说:“富饶的苇原中国,应该由你来统治。”于是派遣诸神下界去向大国主讨取。大国主当然不会答应,几拨使者都有去无回,最后天照派下了建御雷和天鸟船前往。
  建御雷神是个大力士,大国主最有名的两个儿子,八重事代主没敢放对就认输了,建御名方打了一场,大败亏输,一直逃到日本中东部的诹访,差点被杀,也只好答应建御雷的要求。于是大国主提出条件,要天神们为他在出云国建造宏伟华丽的宫殿,让他永远接受祭祀,然后体面地退隐了。
  这就是所谓的“让国传说”,在此传说中,大国主曾经的英风侠气一扫而空,凡事都要听取儿子们的意见,而他的儿子也不成器,最终输掉了国家。这段传说中会隐藏着真实的历史吗?某些学者认为,那象征着来自北九州的大和族征服出云地区,而另一派学者则认为它完全是因政治需要而生造出来的西贝货。
  建御雷完成使命,回归天界汇报战果,但正胜吾胜胜速日天忍穗耳命却不肯下凡,他推荐自己的次子天迩岐志国迩岐志天津日高日子番能迩迩艺命。于是这位名字冗长的天神之子就来到九州南部的筑紫地方,在高千穗峰立都建国——但他只被称为“天孙”或“天神御子”,还不是初代天皇。
  其实天皇的名号来源很晚,日本古代君主多称大王,要到七世纪以后才给古代的大王们上谥号,改称某某天皇。中国史书中就记载着五位大王,名字分别为赞、珍、济、兴和武,日本学者认为,他们可能分别对应着传说中的仁德、反正、允恭、安康、雄略五位天皇。这倭五王时期,大致应为公元413年到500年,中国正当东晋南北朝时代。
  日本从三世纪末进入了“古坟文化时期”,以大和地区为代表,各地都出现了大量的高冢式坟墓,是此时期得名的由来。许多古坟占地面积广大,内藏殉葬品数量惊人,说明日本的奴隶社会已经迈入了成熟期。
  约可对应古坟时代前中期,神话中出现了神武天皇东征的故事。这位天皇名叫神倭伊波礼毗古命,他和其兄五濑命二人决定向东方发展,于是先北上,从北九州渡海到了安艺地方,在这里停留了一段时间后,继续乘船东进,得到吉备地区住民的帮助,驶向本州中部。在与摄津地区的统治者登美能那贺须泥毗古的战争中,五濑命中箭而死,神倭伊波礼毗古命被迫南下绕路,得到熊野的高仓下的帮助,终于从纪伊上岸,进入了内陆地区。
  一路厮杀——虽然神话传说中这种厮杀多为古代英雄们的单打独斗——最终神倭伊波礼毗古命来到大和地区,就在这里建都,并且娶妻生子,开始繁衍蕃息。神倭伊波礼毗古命就是大和王朝的初代天皇,称“神武天皇”。某些学者认为此神话是来自九州的大和族长途迁徙并且征服本州中部的象征,虽然其间掺杂太多不可解甚至不可理解的因素,但远行路线基本不差。当然,也有学者认为那也是完全的西贝货,根本相信不得。
  不管大和王朝的来源为何,是北九州、南九州,还是大和本土,它与前此的邪马台国是否有所渊源,总之,这个王朝从此就屹立在日本本州的中部,绵延流传直到今天。日本人因此经常宣传自己的天皇血统纯正,“万世一系”——不过,越来越多的人逐渐不再相信这种天真的谎话,我们今天唯独能确定的,是大和王朝从四世纪时崛起,它或者它的继承者逐步统一了日本列岛,并且它或者它的继承者,以后一直延用“ 大和王朝”这个名称,并且把各自的系谱篡改缝合到了一起。
  据说神武天皇后的第十世为崇神天皇,他曾派大毗古命征服了北陆地方,派建沼河别命征服了东海道十国,派日子坐王征服了丹波地区,逐步统一除东北外的本州岛。再传两世为景行天皇,他生了两位皇子,分别叫做大碓命和小碓命〔又名倭男具那王〕。大碓命得罪了父亲,天皇派小碓命去唤他前来责问,结果小碓命却在厕所中把哥哥手脚折断,裹上草席扔掉了。
  面对如此残忍的次子,天皇大为恐惧,于是派他前去讨伐不肯服从朝廷命令的熊曾建兄弟,趁机赶离开自己身边。小碓命智勇双全,他假扮女性,混入熊曾建家的宴会中,寻机把那两个武勇过人的兄弟都杀死了。事后,他使用敌人的名字为己名〔这种风俗在古代并不罕见〕,称为倭建命。
  不仅讨平了熊曾〔这很可能是指九州南部的两个部族或国家〕,倭建命还顺路杀死了出云国的勇士出云建,他凯旋回京,可是天皇却说:“东方十二国还有很多凶顽,希望你能前去平定。”倭建命叹息说:“父亲的意思,大概是希望我死去吧。”于是遍历尾张、相模、甲斐、信浓等诸国,连征战带讨老婆,最后积劳成疾,在能烦野去世了。据说他死后化为一只白色的大鸟,冲天而去。后世称其为“大和武尊”,或者“日本武尊”——大和也就是倭,尊就是命,其意本和倭建命是相同的。


  ●对朝鲜半岛的首次侵略

  根据传说,景行天皇传成务天皇,再传仲哀天皇、应神天皇、仁德天皇,其后是履中、反正、允恭、安康、雄略诸天皇。雄略天皇很可能就是中国史书中出现的“倭王武”,他曾上表中国南朝的宋顺帝,内有“自昔祖祢,躬擐甲胄,跋涉山川,不遑宁处,东征毛人五十五国,西服众夷六十六国,渡平海北九十五国”的语句。这说明其祖先确实经过了长时间的征服战争,基本统一日本列岛,然而这种征服是否从八、九代以前的景行天皇就开始了呢?这种基本统一究竟是何时完成的呢?目前还找不到丝毫证据,可以印证所谓“大和武尊”的征战故事。
  大约四世纪中叶,倭国大和王朝开始渡海向朝鲜南部伸展其势力。当时朝鲜半岛三国并立,即西南的百济、东南的新罗,以及控制半岛北部和中国东北部分地区的古高句丽国。百济为了对抗新罗和高句丽,乃渡海引诱倭国出兵。约四世纪六十年代,大和王朝出兵侵略新罗,征服弁韩之地〔庆尚南道〕,称此地为“任那”,设置“日本府”以统治之。百济前门拒狼,后门迎虎,也因此被迫向倭国朝贡。
  为了援救新罗,高句丽好太王多次亲征,进攻百济和任那日本府。倭国在朝鲜半岛南端的统治岌岌可危,被迫渡海向中国朝贡,以寻求支持。从东晋义熙九年〔413年〕开始,倭五王数度派遣使者向南朝进贡称臣,希望南朝出面阻止高句丽在朝鲜半岛的扩张态势。
  当然,当时中国正处于南北朝分裂时期,对于东北地区和朝鲜半岛的高句丽国,是只有政治影响力,而毫无军事威慑力的。420年,南朝宋武帝刘裕策封百济王为镇东大将军,爵位在倭王之上。438年,倭王珍遣使来贡,表达了他的不满,希望刘宋封他为“使持节,都督倭、百济、新罗、任那、秦韩、慕韩六国诸军事,安东大将军,倭国王”。如果刘宋答应其请求,无疑是承认倭国在朝鲜半岛南部的合法统治权。宋文帝并不是傻瓜,他只同意了“安东将军、倭国王”的封号。
  “都督六国诸军事”的称号,直到451年,倭王济才终于搞到了手。不过刘宋文帝从中删除了朝贡国百济,换上“加罗”地方。南朝希望利用倭和百济,来牵制高句丽在朝鲜半岛的扩张,因此倭五王前后十三次遣使朝贡,最终倭王武的爵位在梁武帝时被晋升为“征东将军”,已在百济王之上。
  这些向中国称臣之事,《古事记》和《日本书纪》上当然不愿记录,而只愿意把征服任那地区涂抹上种种绚丽的神话色彩。据说仲哀天皇的皇后名叫息长带比卖,她自称有神灵附体,怂恿天皇进攻“西边的国家”。然而仲哀天皇向西一望,只见茫茫大海,不见陆地,恼怒地反问道:“你一定是位说谎的神吧。”
  传说因为不遵神旨,仲哀天皇立刻停止了呼吸,于是息长带比卖皇后在重臣建内宿祢的支持下,不顾身怀有孕,亲自统兵渡海进攻朝鲜半岛。这位皇后后来即被称为“神功皇后”,关于神功皇后征服三韩〔新罗、百济、任那〕的故事,大都是毫无根据的自欺欺人的憶语。
  神功皇后从朝鲜半岛归来时,忍熊王和香坂王发动叛乱,被难波根子建振熊命和建内宿弥讨平。某些学者认为,这其实并非一场内战,而是日本列岛上的国家纷争,当时大和王朝还并没有统一日本,忍熊王和香坂王,甚至建内宿弥都不是大和的臣子,而是他国的国君。
  从五世纪后半叶起,大和王朝在朝鲜半岛的殖民势力急速衰退。475年,高句丽攻陷百济都城汉城,百济王国迁都熊津。512年,百济请割任那四县,大和王朝被迫应允。562年,任那日本府被新罗所灭。就在此种背景下,日本历史发生了转折性的“大化改新”和“白村江水战”。


  三神器之谜

  日本皇室世传“三神器”,据说是天孙下界时,天照大神赐予他的至宝,即草薙剑〔一名“天丛云剑”〕、八咫镜和八坂琼曲玉,简称“剑、镜、玺”。这三种神器,两千年来一直被当作日本皇室的信物,为民众所膜拜,而究其实质,其实却并不神秘。
  大约在中国的汉代(日本弥生时代),从三韩渡海泊来的农耕、冶炼、建筑、畜牧等技术经过几个世纪的消化已经进入成熟期,日本开始形成许多以大宗族为主体的、以宗族中的贵族为首脑的种落国家,国家观念的形成使得战争意义从部族间的仇杀进化到了以统一为目的的兼并战争。随着战争规模越来越大,为了争取到强有力的支援,许多靠近西海岸的国家承认了汉朝对日本的合法统治,并派出使节万里迢迢的渡海赴中国纳贡。
  渡过波涛汹涌的海洋,千里迢迢跑来中国,汉朝皇帝不好意思让使节们空手而还,自然要赏赐其首领一些价格低廉的土特产,其中便包括坚硬度超过铜兵器的铁剑(这时候的日本还处于青铜时代,一柄铁剑对于他们来说自然是至宝)以及可以照出人影的铜镜(这“汉镜”正是汉帝国文化的代表物之一)。两种不起眼的小物事一出口到了日本可就身价百倍,成为贵族权利的代表,手中有了铁剑和铜镜的贵族们便可以得意洋洋的自称:“俺得到汉皇的册封咧!不信?你看,这铁剑和铜镜就是汉皇赐俺的信物!”没有铁剑和铜镜的贵族眼红得要喷出火来,于是也学样,弄套铁剑和铜镜来装装幌子,久而久之,铁剑和铜镜便成为了权利的象征。现在发掘到的弥生时代大贵族坟墓中,大都可以见到这两种舶来品。
  既然铁剑和铜镜成为了权利的象征,某些被认为有神奇来历者便被当作本宗族的圣物,由上一代传给下一代。后来,由于神道的普及,许多种落国家成为神权和俗权并重的宗教国家,于是,国主为了宣扬“王权天授”的思想,便将用于宗教祭祀的祀器曲玉也列为了王权代表物。于是,右手执剑、左手持镜、胸前垂玺〔曲玉〕的王者形象便流行了开来。直到大和王朝统一日本,继续沿习了以剑、镜、玺为王者代表的习俗,并将之发扬光大,制造相关的花边新闻及旧闻、繁杂的传代交接仪式,使得剑、镜、玺终于成为了正统皇室独一无二的象征,流传直到今日。
  不过,上古时代流传的草薙剑、八咫镜和八坂琼曲玉真品〔如果确有真品的话〕,以及制造于各个时代的诸多赝品,早已由于战争、天灾、迁涉、盗窃而丢得不知去向,现在所流传下来,并一直在天皇继位仪式上郑重使用的,不过是依照仿制品而仿制的仿制品的仿制品罢了。



城门
和史馆
诚士塾
文艺轩
天守阁
武家屋敷
荒山神社
竹雨精舍
鬼怒川
隼之使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