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谷吉继传略

文/三浦长云

推荐阅读

 织田信长传
 宛如梦幻
 毁灭与新生
 大谷吉继略传
 武家称谓之道

 日本盔甲发展讲座

 泉州的冬天
 天与地
 悠远
 七叶草

 梦想
 游戏与爱国主义
 光荣的史诗
 信长之野望历代记

大谷吉继绘像 ●松果和玉
  大谷吉继惨烈的死使他成为后世人心目中的英雄人物,而英雄的诞生总会有不少传说。夸张的传说里,吉继母亲是因为吞下一块玉而受孕生了儿子。玉的儿子,大概是由吉继玉碎的结局联想而来的吧。
  近江国伊香郡余吴地方,有一处地名叫做大谷。不错,这就是吉继苗字的由来。大谷家的末裔大谷庄作年纪不小了,但是没有儿子。某日,庄作的妻子到八幡宫向土地祈求生子,结果在社前拾到一颗松果。当然,神社前本来就种有松树,因之落下松果,实在也算不了什么了不起的事;但是庄作的妻子求子心切,又迷信得很,当下就把松果当做神示吞下去了。过了一年半载,竟然怀上了孩子,末后就是永禄二年(1559)吉继的出世。
  大谷庄作老年得子,自然开心得不行,就以八幡宫的神示为儿子取了幼名“桂松”,又叫庆松。
  桂松十六岁出仕秀吉,天正五年(1577)到六年播磨攻略前后曾以大谷平马(或写为兵马)的名字列在马回众中,十一年开始在书信上署名纪之介。天正十三年左右,取名大谷吉继(据说是得了秀吉的赐字),吉继也就成了他的通称——虽然后来又改名作吉隆。这个神赐的儿子成名以后,大谷家的始祖被传说为桓武平氏平贞盛流、丰后国大友家家臣大谷盛治,以及高阶氏支族、在原氏等等,总之是颇为复杂和自找麻烦的。而吉继的父亲大谷庄作,据说是近江六角义贤的旧臣大谷吉房。
  说起来,吉继的母亲在八幡宫祈愿时,捡起神社前正好落下的松果作为纪念,倒是可以理解的。至于把玉和松果这一类的东西往肚里吞,就像是传闻附会了。
  这位母亲后来到大坂城做了北政所的取次役,称为东殿。

●千人斩
  吉继是石田三成的同乡好友。
  和三成的道路相似,他从秀吉的小姓一步步成为出色的家臣。
  天正十一年(1583)贱岳之战时,吉继身兼检地奉行、兵站奉行两职,尽职尽力。秀吉一高兴,夸他道:“这孩子可以指挥百万大军!”《武家事纪》、《一柳家记》等书称大谷吉继是贱岳七本枪之一,可能是由此附会而来。
  吉继的智谋能力,得到了秀吉的注意。此后,他的一生却为癞病所改变了。
  据本愿寺坊官所记的《宇野主水日记》,天正十四年二月,大坂町中传说大谷纪之介因为患上恶疮,将要暗中讨杀千人,取千人之血为自己治病。
  “千人斩”之说使大坂人心惶惶,种种风闻不定。幸而秀吉头脑还很清楚,没有找吉继的麻烦,只以黄金十枚悬赏捉捕“千人斩”。当时的秀吉政权内,已经暗暗开始了派阀斗争,尾张派对近江派、武将派对吏僚派、谱代对外样、秀吉派对秀次派等等,不一而足。在这种境地下,吉继的病顿时成为小人的造谣对象和派系斗争的发端。
  一向立身正直的吉继,竟然蒙上了毫无根据的“千人斩”恶名,原因始于癞病。癞病在当时是无法治疗的传染病,因而被叫做天刑病,意指天降的惩罚。既然是天罚,想必罚的是不正之人。对恶疾的恐惧与迷信,使吉继一时成为不受欢迎的人物。
  某日,秀吉召开茶会,诸将大都在座。轮到吉继饮茶时,不慎把鼻涕滴到碗中。大家知道茶事中只用一个茶碗,喝罢后传递给下一位;各人本来就在当心吉继的传染病,看到这种情形,一个个直接把那只碗推给了别人。自尊心很强的吉继,此时的尴尬痛苦可以想见。
  但是,碗传到了石田三成手中。把一切看在眼里的三成,竟然对着茶碗一饮而尽。为此,吉继成了三成最忠诚的朋友。

垂井回军
  无论癞病或千人斩事件,都没有影响秀吉对大谷吉继的信任。千人斩事件前的天正十三年(1585),吉继任从五位下刑部少辅,一年后又就任奉行。不少人希望吉继失宠,不断中伤吉继,然而秀吉对其评价一直很高,历次担任检地、兵站、军监奉行职务,如果不是病重,大概会成为五奉行一级的重要人物。
  天正十七年,大谷吉继受封越前敦贺五万七千石城主,着手整备城及城下町,对舟持商人执行保护政策,敦贺城至今存有大谷时代的遗迹。
  文禄元年(1592)秀吉侵略朝鲜,吉继与石田三成、增田长盛同为舟奉行。
  以兵站奉行身份经历了中国地方攻略、贱岳之战、小田原出阵等大事后,吉继参与出羽检地,遭遇一揆,因病况加重请求休息。据《鹿苑日录》记载,庆长二年九月二十四日,秀吉带着家康、富田左近、织田有乐斋到大谷宅第探问养病的吉继,大谷家殷勤招待,进呈不少稀见的宝物。
  此间,吉继以秀吉之命将女儿嫁给了真田幸村。幸村极为尊敬这位温厚坚实的岳父,夫妇和谐,后来留下长子大助(幸昌)、次子大八和三个女儿。
  庆长三年,丰臣太阁秀吉死去,遗命将太刀国行赠与吉继——国行是镰仓末期大和当麻派刀工来国行所作的名刀。不久后,吉继参与调停宇喜多家的内乱,但以失败告终。
  时世晦暝,风云急变,关原之战终于临近。吉继为人持重,虽然出身近江,却很少参与派系争斗,一度倾向家康方。对于好友石田三成的野心,他持谨慎态度,认为三成的实力不能与家康抗衡。
  但是,最终还是感情改变了吉继的选择。或者说,就算明白三成举兵的胜算微茫,对现世已经没有什么欲望的吉继仍然为朋友、主君尽了力,所谓的“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他最后的选择是在美浓国的垂井。
  庆长五年二月二日,上杉景胜在会津筑城,家康不久后作出反应,发出了诘问状。五月三日,家康发布对上杉景胜的征讨书。此时,吉继仍然尽力在三成、家康之间调停,因此与家康军合兵同行,前往会津。兵发敦贺,将至大垣,七月二日前后驻屯美浓国垂井地方,佐和山城的三成派来亲信使者柏原彦右卫门,把自己的嫡子重家送到吉继军中。吉继感动不已,下令回军,不顾重病,决意为三成效力。这一天是庆长五年七月十一日。

●残阳
关原之战示意图   垂井回军,不过数天,大战之势已经一触即发。此前吉继一度对西军能否胜利感到犹豫,几次遣平塚为广忠告三成,但没有改变三成的决心。于是,徘徊数日之后,吉继入佐和山城商议军事,决定与三成共命运。
  十四日,吉继返回敦贺防备前田利长南下,二十日左右送信请真田昌幸、幸村父子加入西军。这时他把名字改成了吉隆。
  最初,吉继与其他部队共同在北陆路牵制加贺小松城的前田利长。
  八月,前田大军南下,据说吉继写了一封书信,说自己将率北陆援军两万乘船从背后突袭金泽,故意让前田利长获知。——其实这支援军根本不存在。结果前田军匆忙撤退,途中还遭到丹羽军的袭击。八月下旬,吉继受命前往关原,将北陆防备的任务交给丹羽长重。九月三日,吉继所部到达关原西南面山中。因为癞病导致的皮肤溃烂、面容毁坏,吉继无法穿戴铠甲上阵,只能用白布裹着脸出战。当时,据说他的眼睛也因病几近失明。
  战前东军诸将有“今度のいくさで上方势の内、晴なる讨死をする者は大谷吉继と户田重政であろう”的预言。
  九月十五日,接战。清晨大雾弥天,直到上午,战斗才真正开始。
  实际兵力上,东军远胜于西军。布阵上,由于关原地形西高东低,西面高地上西军主力部队居高临下,对东军呈圧倒之势,以至于明治初年访问日本的德国军事顾问团陆军参谋米切尔少校,第一眼看到关原之战的布阵图,便叫道:“西军必胜!”
  但是,西军的毛利秀元等大部分大名还在观望中。关原战场上著名的糊涂虫小早川秀秋,立场更是摇摆不定。三成差不多是把关白的职位许诺给小早川秀秋才把他拉到战场上来的。为提防驻军松尾山的小早川秀秋叛变,三成让吉继在松尾山以北的藤川台布阵。开战后,吉继军与藤堂高虎、京极高知、寺泽广高军激战,东军的战况不利。
  然而,秀秋仍然在山头上观望着。此时,家康的一队铁砲冲到松尾山脚下向山上连续开枪——看似不算什么的恐吓,却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在西军占优的情形下,小早川秀秋军突然下山攻击友军大谷吉继。
  小早川军的行为,使邻阵的与力胁坂安治、朽木元纲、小川佑忠、赤座直保等东军内应部队连带叛变,大谷军三面受敌,陷入重围。吉继乘舆奋战,与家臣怀着必死的决心,作绝望的抵抗。
  大谷军最终崩溃,吉继惨烈的最期来到了。
  带着无望的病躯,在上万大军的重围中,大谷刑部少辅吉继从容在车上切腹,享年四十有二。为使首级不落入敌人手中,家臣汤浅五助将他的首级带离战场,在水田中深埋。其后,西军溃败,石田三成逃往伊吹山,吉继的长子大谷大学助、次子木下赖继为家臣所劝,离开了战场。
  大谷吉继的末路,常被描绘成在乱军中静静迎接死亡。本部崩坏,在敌军猛攻之下平静切腹,毕竟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兴亡成败都伸手可及的战国乱世,准确地说,早在三十年前就结束了。庆长五年九月十五日的关原,是石田三成离天下最近的时候。作为吉继,既然已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抱憾死去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他并不渴望什么,因此逃亡和再起是没有意义的。大概只有一死能清明透彻地证明自己。
  对于这一次莫名其妙的背叛,应当是早有预感的吉继没有留下什么评论。据说,吉继临死时说道:“人面兽心。三年之间,一定要让他遭报应!”
  秀秋在二年后病死,而胁坂等人因为是外样,受到家康的提防和冷待。如果说这是报应,大概也没有人相信吧。

●大谷刑部的头颅
  汤浅隆贞,小名五助,本姓岩佐。大谷吉继的家臣。吉继又名吉隆,五助受赐偏讳,取名为隆贞。庆长五年,随吉继镇守北陆,之后参加关原决战。
  埋葬了吉继头颅的汤浅五助,虽然只是个无名人物,但在小说中频频登场,而且给人留下强烈的印象。
  首先回顾一下关原之战。西军的多数军队在等待,只有宇喜多、石田、大谷等人拼死与东军作战。原本布阵于松尾山北面藤川台的大谷军,开战后为支援友军,大部分向中央盆地突入。结果,小早川秀秋叛变后,首当其冲的就是松尾山山脚下的大谷军。
  此时,吉继指挥本部迎击,平塚为广、户田重政等人也回撤支援,将近十倍的小早川军一度几乎败走。但秀秋叛变引起了连锁反应,本来负援护大谷军之责的胁坂、朽木、小川、赤座等大名突然倒戈相向,西军有力将领平塚、户田相继战死,大谷军眼看就要崩溃。
  吉继举起肋差,向五助说道:“不要把我的首级送给敌人。”
  家臣介错后,五助用白绢包起吉继的头颅,冲离战场。
  但是,五助将头颅埋下时,藤堂高虎的家臣藤堂仁右卫门发现了他。
  五助横刀说:“要杀我就来吧。但是,主君被病魔毁坏的面相,决不能让敌人看到和嘲笑。拜托你了,不要交出我主君的首级。”
  仁右卫门为之感动,当即应诺。五助便坦然受死。首实检时,藤堂仁右卫门将汤浅五助的首级带到。家康说:“汤浅五助,是长了个兔唇吧。”检验首级,果然是兔唇。当时的人相信,长兔唇的多是武勇之士。
  家康又问仁右卫门:“都说汤浅五助带着大谷吉继的首级跑了。你知道吉继的首级在哪里吗?”仁右卫门守诺答道:“知道,但汤浅五助临死和在下约定,只要在下活着就不能说出来。假若强逼在下,在下宁可把恩赏还给大人。”
  吉继首级的埋藏之处最后还是被探明了。家康听到消息,终于放下了心,称赞道:“讨たれた者も、讨った者も、あっ晴れなやつだ。”
  不过,也有异说。关原町历史民俗资料馆所藏的《关原决战图屏风》中,大谷吉继(画上标有“大谷吉隆”)和家臣一同离开主战场,逃往山中。其中还杂着一个和尚,标为“佑玄坊”,这是吉继的侄子佑玄。
  一说,五助随自刃的主君战死。五助为吉继介错后,随从三浦(嘿嘿……是俺们三浦啊)喜太夫捧起主君的首级,交由佑玄带走,汤浅五助、诸角余市、土屋守四郎、三浦喜太夫四人又冲入战场,力尽身亡。佑玄用袈裟包起吉继的首级,抱到战场以外,在米原埋葬,然后在嵯峨奥蛰居。现在的米原地方,还有大谷吉继的头颅墓冢。
  《名将言行录》描述彼时的情境说:“此时汤浅五助,正提敌首驰归,流泪曰:我军为叛者崩坏,平塚以下将士战死者过半,今此事毕,此来但为报君。吉隆闻之,终割腹死。五助介错之,三浦喜太夫以羽织包其首,隐埋水田泥中,后,喜太夫亦割腹而死。”
  此外《落穗集》说介错者是三浦喜大夫,《中兴盛衰记》也称喜大夫砍下首级,佑玄将之带走。
  传说,吉继的妻子在敦贺城中弹琴,突然琴弦迸裂,城中哭声涌起。那就是在吉继自刃的瞬间。
  五助以下的大谷家臣大半战死。平日,吉继待家臣极厚,家臣纷纷报恩。
  阵中用于鼓舞兵士士气的阵钟成了德川家康的战利品,被送到安乐寺,称为安乐寺梵钟。
  关原町现存大谷吉继阵迹,其侧建有吉继的墓,汤浅五助墓所与之为邻。

●刺杀家康?
  三成为人耿直,以正义自居,不喜欢暗杀、夜袭,倾向于堂堂正正的决战(迂腐……)。吉继对东西决战的结果是有预见的:在半数以上的盟军和敌方暗中交往时,再堂堂正正地与身经百战的名将德川家康进行野战,这无疑有些荒唐。所以,吉继与三成常常意见不一。加贺井重望事件,据说就是吉继策划的。
  加贺井重望,永禄四年生,小名弥八郎,又名秀重(秀吉赐字?)、秀望,美浓国加贺井城主加贺井重宗的儿子。随织田信雄参加过小牧·长久手之战。降伏后,秀吉赐给他一万石领地。
  庆长五年(1600)关原之战前夕,加贺井重望作为丰臣中纳言秀赖的使者,带着书札去往江户,要求会见家康。家康名义上还是丰臣家五大老之一,但只命谋臣本多正纯接待了秀赖的使者,自己却托病不出。
  重望满怀怨气,不得不折返大阪。
  途中,重望在三河池鲤鲋地方出席酒宴。宴后发生争吵,重望斩杀了同席的水野忠重,重伤堀尾吉晴,自己也被吉晴杀死。
  冲进现场的水野家家臣,只看到家主和重望倒卧地下,而吉晴却站着,手中又拿着带血的刀,认为吉晴就是凶手。家臣当即冲向吉晴,吉晴跳下塀去,几乎摔死。
  后来查验,吉晴身上共有十七处刀伤,而且从此半身不遂。家康相信了吉晴的说法,但水野忠重的家臣始终想向吉晴报仇。对双方而言,这都是一场灾难。
  关于此次事件,公认的说法是争吵生变,惟有《德川实记》认为重望是受大谷吉继之命,为石田三成方效力的刺客,而堀尾吉晴是受家康所派,去探察西军动向。又有一说,堀尾与重望共谋刺杀水野忠重,当时且下手干掉了水野家的侍从。
  如果说这是一起暗杀事件,自然要有暗杀的意图。此事对关原决战有什么影响?
  事件之先,庆长五年二月,堀尾吉晴自远江滨松十二万石转封越前国府中十八万石,同年六月,从滨松向越前而去,途经三河。堀尾家的领地在越前府中,与越前敦贺的大谷吉继共同镇守北陆通道,在防备前田利长南下方面有极重要的作用。重望要杀死堀尾吉晴,或许是为了搅乱北陆的敌人。
  而被杀的水野忠重,是三河国刈屋城主,家康的舅舅。在其父水野忠政的时代,水野家就是刈屋城主了。忠政长子信元投靠织田家后,松平广忠怕今川家怀疑自己,休掉了忠政的女儿於大。
  忠重却一直跟随家康转战,直到兄长信元因谗言被信长所杀,才继承其遗领,做了信长的家臣。本能寺之变时,忠重在京逃过大难,其后从属织田信雄。天正十三年,秀吉九州攻略,忠重作为直属家臣从军,受赐丰臣(羽柴?)一姓(这个,秀吉也未免太慷慨了)。秀吉一死,他马上又回到家康一方。
  就地位而言,忠重是丰臣秀吉的武者奉行,当时六十来岁,还是德川家中枢的重要人物。负伤的堀尾吉晴是丰臣家三中老之一,实际上已经隐居,知行五万石及军队都由儿子忠氏管领,后来参加了东军。事件的后果,当是削弱了东军战力。
  根据《德川实记》,或许加贺井重望是吉继所遣的刺客,在江户没能见到已有戒心的家康,转而将目标对准了水野忠重。不过,刺杀家康,其希望真是太渺茫了。

●附录:大谷一族

大谷吉房
 ‖━━━━大谷吉继━━━┳━━━吉治
 东殿           ┃
              ┣━━━木下赖继(甥?)
              ┃
              ┣━━━泰重?━━━重政
              ┃
              ┗━━━女子
                  ‖━━━━━┳━━━あくり【蒲生乡喜妻】
      真田昌幸━━━┳━━━信繁     ┣━━━大助
             ┗━━━女子     ┣━━━阿菖蒲【田村(片仓)定广妻】
                  ‖      ┣━━━おかね【石川贞清妻】
      宇田赖忠━━━┳━━━赖次     ┗━━━大八
             ┗━━━女子
                  ‖
      石田正继━━━━━━━三成

●大谷吉房
  吉继的父亲。大谷村乡士,近江观音寺城主(佐佐木)六角左京大夫义贤的家臣。一说为丰后大友义镇的家臣大谷盛治,又称大谷行吉。
●东殿
  吉继的母亲,北政所的近侍,担当过取次、奏者役,羽柴·丰臣政权闺阁内的重要人物。
●大谷吉治
  吉继的长子,官称大学助,又名吉胤或吉胜。吉继在日,曾经替行动不便的父亲接待过来访的秀吉。关原决战后逃亡敦贺,图谋再起,然而时运不济,十四年间流浪诸国,未有所遇。庆长十九年(一六一四)十月入大阪城,次年五月七日出阵天王寺口,终告战死。
●木下赖继
  吉继次子(一说为养子)。官称山城守,领有越前国内二万五千石。关原决战前从属吉继,同前田利长军在北陆交战,决战中担当大谷军先锋,战后逃亡越前,不久病亡。
●大谷重政
  小名助六郎。父亲据说是吉继的儿子大谷治部卿泰重。重政作浪人时化名宇佐美修理,宽永三年(一六二六)应召出仕越前福井藩三代藩主松平宰相忠昌。
●真田信繁(幸村)妻
  吉继的女儿。受秀吉之命(同样是吉继的愿望)嫁给信繁。关原决战时得真田昌幸正室保护,战后跟随真田昌幸、信繁辗转高野山、九度山等处,在流放地产下长子大助,后来又得到次子大八。
●真田昌幸
  真田幸隆的第三个儿子。小名源五郎、喜兵卫,官称安房守,曾以武藤为姓。甲斐武田家臣,长筱合战中兄长信纲、昌辉战死,因而恢复本姓,继承真田家。天正八年(一五八○)受武田胜赖封给沼田一境。武田氏灭亡后转侧上杉、北条、德川势力间,保住本家领地。天正十三年(一五八五)击退德川家康军,勇名传于天下,小田原之役前归属秀吉。关原决战投向西军,同次子幸村在上田城阻碍了德川秀忠大军,几乎改变了天下大势。战后因为长子信幸参加东军的缘故,只被流放高野山、九度山等处,庆长十六年(一六一一)六月四日逝世。
●真田信繁
  真田昌幸次子,吉继的女婿。小名源次郎,官称左卫门佐。据说又名幸村。关原决战中助父亲昌幸在上田城阻止德川秀忠军西上,战后被流放。庆长十九年(一六一四)应丰臣秀赖号令进入大阪城。大阪冬夏两阵,成就了幸村“日本第一强兵”的美名,最后力尽战死。
●宇田赖忠
  石田三成的岳父。官称下野守。宇多源氏末裔,近江旧族。初为丰臣秀长家臣,领得大和国内一万三千石,秀长死后从属秀吉。关原决战时守备近江佐和山城。西军败退,小早川秀秋攻落佐和山城,赖忠与儿子赖次随三成一族一同自杀。
●宇田赖次
  宇田赖忠嫡长子,官称河内守。因姊妹的关系被视同石田家一门众,称为石田刑部少辅。关原决战时与父亲赖忠一同赶到近江佐和山城参加守备。西军战败,自杀。
大谷吉继家纹、花押、印章 ●死斗关原的部分家臣
  汤浅五介
  饭沼主水正、高田喜太郎、冈部小右卫门、富永主膳、井田六兵卫
  侍大将、飞騨姊小路家浪人、松山五三右卫门
  飞騨姊小路家家浪人、谷口四郎次郎俊三
  东美浓远山家浪人、长谷川新介广实
  石见益田家浪人和崎三郎右卫门昌满
  大坂屋敷差配、早水右马介治久、早水小十郎一德

●附录:大谷吉继年表

年号
(西历)
虚岁 事件
永禄二年
(1559)
  近江某地,大谷吉房的儿子诞生。
乳名桂松(庆松)。
天正二年
(1574)
十六岁 在观音寺修行,与石田三成一同为羽柴秀吉所召。取名吉继。
天正五年
(1577)
十九岁 十月十九日,随从秀吉前往播州。
十一月二十七日,秀吉围攻上月城,吉继从军。
天正六年
(1578)
二十岁 十月十五日,秀吉正在攻略三木城,偶到城外平井山开宴赏月,吉继列席。
天正十年
(1582)
二十四岁 三月十五日,随同秀吉离开姬路城,出阵备中。五月七日,随同秀吉攻略清水宗治的高松城。
六月二日,本能寺之变,织田信长自杀。六月十三日,秀吉在山崎间击败明智光秀。
十二月三日,秀吉攻略岐阜城,吉继从军。
天正十一年
(1583)
二十五岁 四月二十一日,参加贱岳之战。
四月二十四日,北之庄落城。柴田胜家自杀。
天正十三年
(1585)
二十七岁 七月十一日,叙任刑部少辅。
九月十四日,随秀吉到有马温泉治病。
天正十四年
(1586)
二十八岁 六月,三成担任堺奉行,吉继为辅佐。
天正十五年
(1587)
二十九岁 三月一日,秀吉九州征伐,吉继从军,自大阪城出阵。
三月十八日,出席严岛神社境内水精寺的和歌会。
天正十六年
(1588)
三十岁 四月十四日,秀吉聚乐第竣工,邀后阳成天皇游赏。吉继随同秀吉招待天皇。
天正十七年
(1589)
三十一岁 九月二十五日,接替蜂屋赖隆入封敦贺城五万七千石。
十一月,吉继担当秀吉方使者,访问德川家康,了解小田原征伐诸事。
十二月,发出西福寺禁制文书。
天正十八年
(1590)
三十二岁 正月,秀吉命诸大名征伐小田原。
二月一日,秀吉发动小田原征伐,吉继从军,自京都出阵。一夜间在小田原城西笠悬山筑起石垣山城。
五月二十七日,秀吉下令攻略馆林城、忍城。
五月三十日,与三成、长束正家等人共同攻略馆林城。
六月四日,抵达忍城。六月六日,开始从东南面佐间口攻击忍城。——忍城攻略最后因为突然天降大雨而失败。
七月五日,小田原落城。
七月十七日,秀吉出阵会津,吉继担任行列奉行。
八月一日,监督上杉景胜,共同对出羽庄内三郡进行检地。八月,入大森城,对附近地区实施检地。仙北、由利、庄内三郡的反对势力发动一揆,被吉继和景胜镇压。其间病况加重。
十月二十日,对担当检地代官的越后岩船郡平林城主色部修理大夫长真下达指示。十二月十八日,在大森城称赞了色部长真的检地。
天正十九年
(1591)
三十三岁 三月十一日,吉继辞别色部修理,归国养病。
六月二十日,受秀吉之命参与平定九户政实之乱,出兵九户城,攻打最上口。
十月十日,秀吉开始在肥前名护屋筑城。十二月二十七日,秀吉名义上让出关白职位,称太阁。
文禄元年
(1592)
三十四岁 正月五日,秀吉出兵侵略朝鲜。
二月二十日,大谷吉继率敦贺兵一千二百人从京都出发,到达肥前名护屋,驻扎在名护屋城东南方约一里处的鱼见崎。与石田三成、增田长盛共同担任侵朝战争中的舟奉行。
六月三十日,因奉行职务渡海入朝鲜。七月十六日,大谷吉继抵达汉城——侵略军在五月三日占领了汉城——履行他的舟奉行职务。
八月十日,总司令官宇喜多秀家召集诸大名,大谷参加作战会议。
文禄二年
(1593)
三十五岁 二月二十七日,碧蹄馆之战。大谷军与石田、宇喜多军一同行动。
五月七日,明朝使节谢用梓、徐一贯、沈惟敬同日军谈判的结果,侵略军归国。
五月十五日,明使同小西、大谷等人谈判,六月二十八日达成七条和议。
文禄三年
(1594)
三十六岁 正月三日,秀吉开始在伏见筑城,大谷吉继分担伏见城筑城任务。
庆长二年
(1597)
三十九岁 二月二十一日,秀吉不到黄河心不死,再次出兵侵略朝鲜。大谷吉继兵抵名护屋城。
庆长三年
(1598)
四十岁 六月二十九日,西福寺寺领安堵。
八月十八日,丰臣秀吉在伏见城死去,遗命将太刀国行赠与吉继。
庆长四年
(1599)
四十一岁 三月三日,前田利家病死在大阪城。
八月十五日,吉继下令免除商人高岛屋传右卫门的各种杂役。——这是对领内舟持商人的保护。
庆长五年
(1600)
四十二岁 五月三日,家康下令征伐会津。六月六日,吉继参加会津征伐军会议,同月率兵一千离开敦贺,与家康合兵前行。
七月二日,抵达垂井。佐和山城的三成遣使请吉继回军。
七月七日,犹豫中没有答应三成的要求,再次返回垂井。
七月十一日,作出最后决定,离开垂井,进入佐和山城。
七月十二日,与三成一同与安国寺惠琼、增田长盛商议,迎毛利辉元为西军总大将。
七月十四日,离开佐和山城,回到自己的敦贺城。
九月三日,布阵在关原西南的山中村。
九月十五日,关原之战。战败,自杀。


城门
和史馆
文艺轩
诚士塾
天守阁
武家屋敷
荒山神社
竹雨精舍
鬼怒川
隼之使番